机车.今週刊》共享机车对决之战!Gogoro尬Wemo首战选

时间:2020-05-22

2016年底,当共享交通观念在台湾仍未盛行时,WeMo便率先在台北都会区推出共享机车服务。「未来6个月营运时间,将是能否存活的关键时期。」当时,WeMo Scooter创办人暨执行长吴昕霈对这套营运模式能否成功,显然还有些许保留态度。   图:今週刊/提供

近年来,共享经济潮流正夯,共享交通服务在国内外,皆掀起一股新的运输浪潮,而如何在创新科技不断冲击旧有社会秩序之间取得平衡,考验着政府与业者的管理智慧。

2016年底,当共享交通观念在台湾仍未盛行时,WeMo便率先在台北都会区推出共享机车服务。「未来6个月营运时间,将是能否存活的关键时期。」当时,WeMo Scooter创办人暨执行长吴昕霈对这套营运模式能否成功,显然还有些许保留态度。

如今近3年过去了,中间历经了共享单车oBike风光进军台湾,却留下废弃单车问题黯然退场、共享汽车Uber也一度因面临天价罚款,暂时退出台湾市场等法规的难题,倒是WeMo奇蹟似地茁壮成长,不仅营运服务範围及电动机车数量持续扩增,如今每辆电动机车的单日使用量,也成长了3倍之多。

共享机车成功与否  关键在大众运输普及度

而有WeMo的成功案例在眼前,现在连电动机车市场领导品牌Gogoro也宣布,要在8月底推出共享电动机车服务「GoShare」,看来共享机车在台湾市场似乎大有可为。

「长远来看,都会区採用这种共享载具,一定是利大于弊。」台北智慧城市专案办公室主任李镇宇解释,业者初期投放电动机车到市场时,无可避免会发生民众的私有机车与共享电动机车穿梭在街头的情况,不但没有解决交通问题,反而还有占据公有停车格等影响公共资源或秩序等疑虑。

 但他指出,等到民众需要淘汰老旧机车,而市场上又有其他替代方案时,就很可能选择共享而非自行购买,进而达到逐步降低城市机车停放数量的效益。

不过,李镇宇也提醒,共享电动机车模式能成功的一大关键,在于当地区域的大众运输是否成熟。「假如你今天骑到目的地,却发现目的地没有其他的交通方式可以回来,你敢骑共享电动机车过去吗?」他认为交通运输服务需要让民众有可预期性,若目的地区域附近没有共享电动机车,至少也要有公车、捷运等其他交通选择。 

关于这一点,相比于从大台北出发的WeMo,选择以桃园作为GoShare服务起点的Gogoro,显然处于不利地位。

事实上,Gogoro在规画GoShare服务之前,GoShare新事业总监姜家炜与团队已认知到桃园的大众运输渗透率不如双北,但谈起这个问题,他的脸上却不见丝毫担忧。

一方面,「一直以来,都有各县市政府想找我们合作,谈一轮下来后,觉得桃园市政府愿景跟我们最契合。」另一方面,姜家炜也相当有自信:「只要产品与使用者体验做得够好,不必担心没人要用。」

(本文由《今周刊》授权转载,详细内容请见第1184期)

2016年底,当共享交通观念在台湾仍未盛行时,WeMo便率先在台北都会区推出共享机车服务。「未来6个月营运时间,将是能否存活的关键时期。」当时,WeMo Scooter创办人暨执行长吴昕霈对这套营运模式能否成功,显然还有些许保留态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