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体育史上最「伟大」的招募遗漏之一!圣地牙哥如何成功招募

时间:2020-06-20

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男篮在这个来自马丁路德金高中的孩子身上发现了「蓝衣军团」们没有发现的东西,而现在的他即将在NBA总冠军赛的赛场上为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二支球队先发出战了。

南加州体育史上最「伟大」的招募遗漏之一!圣地牙哥如何成功招募

当从大学毕业才一年的Dave Velasquez刚刚进入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男子篮球队的教练团时,他在助教Justin Hutson办公室白板上草草列出的「招募对象」名单中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我只记得自己看到了那个古怪的名字,」Velasquez说,「你第一次看到它时肯定会想道:『这名字该怎幺读呢?』」那个名字就是「Kawhi Leonard」。

早在2007-08赛季,Hutson就在一次于河畔马丁路德金高中举办的假期锦标赛期间相中了Leonard。他本来不是特意去考察哪个球员的,只是想了解一些南加利福尼亚州的顶级球员和球队,但一个身高6尺6寸(198cm)的高三生却让他彻底惊呆了。

当年圣地牙哥州立男篮取得了20胜13负的战绩并打进了NIT锦标赛,但他们也就此失去了Lorrenzo Wade和Kyle Spain两位大四生,因此需要招募新生侧翼。Hutson教练悄悄地把Leonard的名字加到了白板上的名单里,而在这之前,那上面已经有了Tyler Honeycutt、Derrick Williams和Soloman Hill等排名更高的小前锋球员了。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小子打得真不错。」如今已在弗勒斯诺州立大学担任总教练的Hutson如是说道,「他一下子就成了我的目标。我开始追蹤他的动向,并观看了许多他在高三学年期间参加的比赛。整个四月(AAU巡迴赛期间)我都在关注着他,整个夏天间也是如此。他很擅长带队取胜,我也一直都对他保持着关注。」

就像校队教练团的其他成员一样,Hutson当时就视Leonard为一片沃土。但他们也很诚实,他们不知道这位如今已效力过马刺和暴龙两支NBA球队的球星会强得这幺吓人——能获得NBA总冠军赛最有价值球员奖,能在2019年季后赛期间场均狂砍30.7分8.8篮板,能在抢七大战中射出一记弹了四下才颠进的绝杀球,能在自由市场上拿到总价最高达1.9亿美元的大合约,还能享有NBA历史上最高的单人例行赛胜率。

「谁能预知一个人会成为世界前五级别的球员呢?」当年在时任主帅Steve Fisher的教练团中担任助教、如今已成为SDSU男篮总教练的Brian Dutcher表示,「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如此,但在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有理由发问:他当年是怎幺来到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的呢?

南加州体育史上最「伟大」的招募遗漏之一!圣地牙哥如何成功招募

当年的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男篮阿兹特克人队可不是如今的模样。那时的他们还没能连续六年杀入NCAA全国锦标赛,还没两次打入甜蜜16强,还没有得到分区第4的排位和头号种子的选票,也还没法在赛季首战之前就卖光Viejas球馆的球票。虽然他们在Fisher教练的率领下有所起色,但还没赢过一场NCAA一级赛事,也没进过美联社排出的全美前25大篮球院校的名单。

而当时Leonard就读的高中却是南加州最好的高中之一,那里云集着各种D-1院校关注的球员,是州冠军的有力竞争者。他在比赛中面对着各路未来之星,打出的表现也很有竞争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南加州大学(USC)算是近水楼台,亚利桑那大学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也常来南加州招生,加州大学和华盛顿大学也是如此,另外还得算上杜克、北卡和肯塔基这几家「蓝衣军团」。

可他们之中没有一家为Leonard开出奖学金。

这件事情将会作为南加州体育招生史上最「伟大」的招募遗漏之一而名留青史,也提醒了我们——目前对于这些17岁青少年的评估还是一门不太精确的学问(SDSU对此也感同身受,他们在前一年也错过了一名来自奥克兰的两星级后卫——Damian Lillard)。

「所有那些院校都觉得他不够好,这就是这一切的基础。」当年在位于河畔区的「Team Eleate」俱乐部执教过Leonard的Clint Parks说,「他们现在可以随口颠倒这个故事的是非了。Kawhi在高三和高四时期都打得很好,别跟我说什幺『他当时不够好』之类的混帐话,他打得就是很好,非常好,而且在越来越好。所有人都没押中他,他们都错了。」

「圣地牙哥州立对他进行了正确的评估,他们看到了真相,知道他会成为什幺样的球员。但我们还是得有话直说,认为他『这个不够,那个不行』的声音实在是过多了。那家伙当时已经是一头怪兽,而不是一夜之间横空出世的。」

即便是Michael Jordan这样无可比拟的传奇人物,也曾在高二时被踢出过校队(事实上是被下放到二队以得到更多出场时间)。Leonard有着相似的经历,他高一时也曾被莫雷诺谷地峡谷泉高中的校队裁过员,但原因并不是他不够出色,只是他的母亲未能送他去训练,而校队的教练则定有「不来训练,不许上场」的严格纪律。

不过,当时校队里有三名球员刚巧在Team Eleate俱乐部打球。他们把这个拥有长臂、巨掌和无尽热情的孩子介绍给了俱乐部的老闆Marvin Lea。「他们一直对我们说:『他会变得非常出色。』」Parks教练说。

Lea在早年曾率领马丁路德金高中夺得过州冠军,并在佩珀代因大学打过球。Leonard加入了他的俱乐部,并在峡谷泉高中度过了自己的高二赛季,校队当年的战绩是14胜12负。再然后,他在Lea的建议下转学去了马丁路德金高中,在Tim Sweeney Jr.教练的门下打完了高中的最后两个赛季。

Hutson教练和SDSU的招生团队也正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他的。

「我就是觉得他对于比赛的感觉非常棒,」Hutson说,「弄明白这些需要点时间,但我认为他的技术很纯熟。他的出手弧度有点平,但他的外线防守真的很好。我不知道他的投入程度能这幺神奇,你怎幺能做得到呢?我只知道他很努力,也确信地明白他能帮球队赢球,另外我知道他可以打侧翼位置。」

「在这三个点上我是坚定不移地相信的,于是我和他建立了很坦诚的关係。」

南加州体育史上最「伟大」的招募遗漏之一!圣地牙哥如何成功招募

Leonard随Team Eleate俱乐部打过几次锦标赛性质的比赛,但这种小俱乐部一般不会在锦标赛期间进入大学教练和球探们的法眼。不过在他高四之前的那个夏天,Lea和Parks就将Leonard送到由着名草根篮球活动家David Pump和Dana Pump创立的Pump N Run Elite俱乐部去了。

在这支新球队的队友中,有三人将会在未来进入UCLA,一人会去堪萨斯大学,一人会去亚利桑那大学,一人会去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UNLV),还有一人会去新墨西哥大学。他们能在最大的球馆力打球,参加最大型的巡迴赛,还能参加最重量级的、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夏末锦标赛,彼时所有顶级球队都会派教练员列席观战。

「他们有很多评估这个年轻人的机会,」Hutson表示,「联繫到他很难吗?没错。他不爱说话吗?也不错。可他真的没法进入公众视线吗?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可是代表Pump N Run Elite这样的强队在拉斯维加斯打过球的。」

Fisher教练则说道:「我当时觉得自己很紧张:『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看到他打球的,因为所有那些球员都会在那里出现。』我私下里甚至希望他发挥失常,然而他打得很好。」

「所有人都一直在说他需要更多曝光度,」Parks教练说,「登上那个舞台会给他更多的帮助。这些家伙没在谁的面前打过球,都是在自家球场上打的,但这改变不了什幺。他统治了所有交手的球队和那些出色的球员——他就是把对手压制了,把那些家伙都锁死了。所有UCLA之类的名校,以及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然而这没能改变什幺,真是白费工夫。」

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当年南加州出来的强力侧翼球员恰好比较富裕。UCLA招到了Honeycutt,UA招到了Derrick Williams,USC也拿到了Soloman Hill的承诺(后来Hill改了主意,也去了UA)。这三个人最后都进入了NBA(Williams还是当年的榜眼秀,而Leonard只是第15顺位),并在联盟中有过多年的征战。

另一部分原因则在于,如今在比赛中大行其道的「无位置篮球」当年还不属于主流。Fisher教练和阿兹特克人队走在了潮流的前列,先后招募了一批身高臂长、身手全能且运动能力出色的球员,这些人不一定完全适合哪个固定的场上位置,但却可以防守多个位置的球员,并且既可以打内线又可以打外线——之前所提到的Wade和Spain, 以及Randy Holcomb, Mohamed Abukar, Marcus Slaughter和Billy White都是如此。

对此Fisher教练表示:「我当听一位太平洋十二校联盟的教练说:『他可称得上是「不三不四」,打四号位体型不够大,打三号位技术又不够细腻。』但我们当时却想:天吶,这家伙总是个球员吧,你是能找到办法来让这种队员上场的。每次人们说这种话的时候我都试着去纠正他们。Kawhi不是那种你必须挑个位置才能打得了大学篮球的四星高中生,他在我们这里什幺都能干。」

「这毫无疑问帮了我们的忙。我们是这幺对他说的:『你会打遍场上所有的位置。』我们引用了(密西根大学时期的)Jalen Rose的例子,他高中时只打过内线,但进大学后却成了控卫。我们会给他自由,让他做好他自己。」

再一部分的原因在于,Fisher和Dutcher早在执教Chris Webber和「密西根五虎」的时期就对于篮球运动员的手掌大小关注有加。其他人看到的是Leonard的投篮姿势问题——他的出手点在头部后方,看起来有些笨拙,但Fisher和Dutcher却彷彿看到了棒球外接手们所穿戴的巨大手套。

「如果你和他握一下手,你马上就会注意到你的手被『吞没』了。」谈到那双宽达11¼英寸、长9¾英寸(从手腕到中指尖)的大手时,Fisher教练说道,「我一直对人们讲,那是我自Chris Webber的双手以来所见到的最大、最稳的一双手。他的手不只是很大,而且很像克里斯。他可以光凭指甲就抓住皮球,而且他确实做到过。」

(大二学年的Kawhi Leonard场均能为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男篮贡献15.4分和10.7个篮板的双十数据,是队里的头号主攻手,而且有着极好的NBA前景。)

再有就是,社群媒体还没像今天一样关注草根篮球。当时在不允许大学教练进进球馆的沉寂时间内,可没有各种来自锦标赛的混剪集锦、油管直播和永不停息的推特报道。如果从现在回到当时的话,你会做出不同的招募选择,会在评估和工作上胜过其他的专业人士,也能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取得成功。

Leonard自己那出名的「哑巴」属性和难以捉摸的特点也是一个原因。他不总是会回复他的手机来电和简讯,也不热衷于对话。在SDSU上门拜访的时候,他只是聚精会神地坐在那里,把自己的巨掌搭在膝盖上,一直就没怎幺说过话。

「他非常聪明,」Hutson说道,「他有自己的打算,也有自己的个性,但(最好的解释是)他不愿多费唇舌。我们去了他家,而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Kawhi到底愿不愿意我们去,我没法跟你讲明白。你知道,他的话真的很少。」

「(Fisher)教练在钻进汽车时说:『看来我们是没法得到这孩子了。』而我则对他说:『你看,我们现在是唯一到他家来的。我懂你的意思,但也没别人愿意做到这一步了。』」

Dutcher教练说道:「我记得我们在放学后开车去了他家,并坐在那里和他交谈。和他谈话挺困难的,虽然他不像个坏孩子——他一直面带微笑,也很乐意看到你,但他真的是不善言谈。有些人在招募他这种球员的时候就会想『好吧,这孩子不喜欢我们,他永远不会回答我们的。』不过我们坚持不懈并留在了那里,这一点很关键。」

SDSU是最早向他提供奖学金的院校之一,此外还有南达科他大学(USD)、圣克拉拉大学、佩珀代因大学和长滩大学——都是西海岸校盟或者大西区校盟的院校了。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曾表现出过兴趣,但没有提供奖学金;UNLV则是浅尝辄止。这样一来,所有的道路都被铺平了。

Dutcher和一些其他院校的教练还曾参加过一次Leonard的公开试训。

「我就不透露具体姓名了,但确实有一个来自太平洋十二校盟的教练团出席了这场试训。」Dutcher表示,「我一直看到了训练结束,然后就给管理层拨了电话:『我觉得这小子能进NBA。』至于他们则半途离开了,并认为他对于他们而言不够出色。」

AAU的夏季巡迴赛在七月末落下了帷幕,日子也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了。Leonard到10月还没做出承诺,儘管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的教练团视自己为领跑者,但也一直怀有着一种焦虑不定的未知感。这个孩子一言不发又捉摸不定,而其他人必须看看他们到底做了什幺。

可等到10月22日,也就是在他在马丁路德金高中的高四赛季开始的几个星期前,这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却在没有透露任何风声的情况下给SDSU方面打了电话,表示他愿意加入阿兹特克人队。这件事办得极其轻描淡写,《联合论坛报》的相关报道只有D版第五页最底部的三个小段,而报道全篇的标题写的是一位当地的高中女篮运动员承诺加盟南达科他大学的事情。

报道中写道:「作为在本年度Rivals.com网站上排名第13位的小前锋,Leonard去年场均能得到17.3分和6.5个篮板,并率领马丁路德金高中晋级第1分区南部冠军赛,对手是Compton Dominguez高中。」

南加州体育史上最「伟大」的招募遗漏之一!圣地牙哥如何成功招募

Hoopscoop.com将他排在了全美2009届高中生的第83位。排在他身前一位的人叫Nick Lubick,是一位身6尺8寸的前锋,后来在乔治城大学打了四个赛季,场均仅得到4.9分。《长滩电讯报》则将他排在西区「最负盛名高中生」排行榜的第28位。

几年以前,前USC助理教练Bob Cantu曾对雅虎体育记者表示:「说实话,我觉得他当时只会被中小联盟的院校相中。」UCLA助教Scott Garson也告诉雅虎记者,他们对于Leonard在大学校队中的位置束手无策,因此「没有及时与他联繫」。

等到了Leonard的高四赛季,他们就彻底瞠目结舌了——他场均砍下22.3分和13.1个篮板,而且率领校队击败了全国排名第一的Santa Ana Mater Dei高中,后者当时阵中的五大主力都是NCAA一级院校的潜在目标。那场比赛的比分被定格在71-56,Leonard得到11分并抢下20个篮板,而对面的两大前锋、日后双双被北卡录取的Travis Wear和David Wear兄弟一共只抢到了12个篮板。

这是一个Fisher和他的团队可以为之而自豪和疯狂的时刻。可这样一来,会不会有名校半路杀出来截胡的风险呢?

好在事实证明,Leonard那标誌性的髮型并不是他身上唯一「复古」的特徵——他对于球队的忠诚也很「老派」。

直至今日,在这个大人物所到之处前呼后拥的时代,他所信任的社交圈还是保持得很紧密。虽然在朋友们的盛邀下,他最终还是在职业生涯的早期破费买了一辆保时捷,但大多数时候开的仍是大学时代的那辆银色的雪佛兰迈锐宝。等到它报废后,他又弄来了高中时期就停在他祖母车道上的那辆97年版本的雪佛兰太浩,把它修了修后又开了起来。

「有一天我们曾聊过择校的问题,」十年前,Leonard的单亲妈妈Kim Robertson对《联合论坛报》的记者表示,「我问他:『UCLA和USC也会来找你的,你想去那些学校吗?』他回答:『不,太迟了。』于是就这幺定了,之后我们再没谈过这件事了。」

「人们不知道的是,Kawhi其实并不关心炒作,也不会为了进名校而进名校。这不是他所关注的事情。他只是想打篮球,仅此而已。」


相关推荐